我的位置:首页 > 领导
他是农民出身却培养出一位中国一生奉公克己却屡次被运动
更新时间:2019-08-12 15:26:54 点击数:85 来源:本站

  他是农民出身却培养出一位中国一生奉公克己却屡次被运动。他是农民出身却培养出一位中国一生奉公克己却屡次被运动

  他是农民出身,却培养出一位中国,一生奉公克己, 却屡次被运动, 李克强出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时,在安徽定远 的父亲李奉三一度成为人们闲谈的热门。 有人传言他是李大钊的第三子,因为李大钊的长子李葆华在 安徽素有“李青天”的名声,更在出任安徽省委后一家定 居合肥。当然这些都是传言,李奉三,地地道道的安徽农民 出身,从 1929 年投身,历经红色苏维埃、抗战、解放 等中国最重要的历史阶段。 他的一生, 奉公克己、 克勤克俭, 也是为安徽人谋福利的一生。李克强曾经在谈到自己的父亲 时说,我的父亲影响了我的青年时期。或许正是这种潜移默 化的影响, 才有了我们今天的。 今天让我们走进“徽脸” 李奉三。探寻一位一生奉献给安徽的总理父亲。“人生不如意 之事十常”,者亦然。 面对“不如意之事”处之泰然者,未必很多;遇到挫折,依然 不离不弃者,必具崇高人格,新四军老战士李奉三同志便是 其中一位。征程艰险,他屡遇挫折,泰然淡定,追求真 理,终身如一。在农民中启蒙的者李奉三,1915 年生于安徽省定远县九梓集乡。自幼聪颖过人,深得家人喜 欢。1929 年在皖北农村如火如荼的大到来的时候,李 奉三只有 16 岁, 但是追求进步的他, 毅然加入了组织, 这是一个开始。1931 年 8 月初,李奉三在定远县委委员戴 国兴的带领下。先后在吴圩、九梓、站岗一带街头、村庄宣 传道理,张贴“红军是穷人的队伍”、“党是穷人的大 救星”、“打土豪分田地”等标语。李敬德和一些热血青年还积 极报名参加了赤卫队。这一切的危险都是在敌人的眼皮下进 行的。8 月下旬,号称“万人红军闹”的定远吴圩山农民 爆发。虽然失败,却在吴圩地区乃至全县范围内播 下了的火种,在定远史上谱写了光辉的一页。 失败后,地下党组织遭到了严重破坏,各个党支部停止 活动。李敬德在征程中遭遇了第一次挫折,他和他的同 志们在白色恐怖下,顽强地坚持着,期待着。当同伴问他: 充足准备的为何就这样轻易的失败。李奉三鼓励同伴说, 考验着者的内心,不断的失败才能最终迎来胜利。 在失败后散乱的组织中,李奉三成了主心骨,但是也正是这 种对同志的鼓舞让他自己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意志。由于 李奉三在活动中暴露了身份,引起当局的注意,遭到 四处搜捕。一次在吴圩南黄家圩开展宣传活动时,被 土顽牛登峰部包围,奉三一看形势不好,将“马虎”帽向下一 拉,背起粪筐,伪装成拾粪的,在群众的掩护下,溜出了村 子。但这一次,让李奉三吃足了苦头。 (李奉三故居)走遍安徽,迢迢千里为寻党 侥幸逃脱的李奉三,从此走上了背井离乡,四处漂泊之路。 先是跑到肥东, 而后跑到芜湖, 投奔亲戚。 他以教书为掩护, 设法打听地下组织,但始终未能接上关系。他决定离开 芜湖,去外地找党,以尽快投身火热的斗争。李奉三在 家读书时,曾随叔父学过中医,对于一般的头疼脑热,伤风 咳嗽,特别是春天给小孩“放花”(种牛痘) ,更是技高一筹。 于是他自备了一副担子,一头放了一些简单的行李,一头挑 着一只黄雀。以“黄雀算命”和行医为掩护,走乡串户,四处 探询地下组织的消息。李奉三长得帅气,为人豪爽,每 到一处都深受老乡们欢迎。他一路替人看病,或是为小孩“放 花”,但凡困难的,一概不收钱。李奉三在外乡漂泊闯荡,心 里坚定着信念:尽快找到党组织。这对于一个二十刚出头的 青年来说实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他风餐露宿,饥一顿、 饱一顿,尝尽千辛万苦,近六年的时间,他先后走过肥东、 巢县、芜湖、和县、含山、繁昌、马鞍山、全椒等地。1937 年 7 月抗日战争爆发。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实行抗日民族 统一战线,局势开始和缓。李奉三赶紧返回老家,找到了原 九梓乡党支部李教伍。本想,找到了党组织,可以继续 从事工作。不料此时的李教伍已叛变投敌,坐上了国民 党定远县参议员,九梓乡、柘塘乡乡长的宝座。李教伍见到 李奉三时非常高兴,一来他深知李奉三才华横溢,四书功底 好,又写得一手好字。二来他了解李奉三为人侠义,四乡八 镇口碑好,又是同族家下,自恃过去关系不错,便想拉拢李 奉三投靠。他说:“奉三,就凭你的才干,跟我干,保 你飞黄腾达。”李奉三对李教伍拉关系、套近乎、封官许愿这 一套很反感,遂斩钉截铁地回答道:“我是一名党员,生 是党的人,死是党的鬼,叫我叛党那不可能。如果 你愿意的话, 我劝你和我一起去寻找党组织……”李教伍深知 李奉三的为人、品行。在多次交锋无效的情况下,最终决定 对李奉三下毒手,不能为我所用,杀之。多年在外的李奉三 已经知道自己的处境,就在李教伍准备抓人的时候,他已经 从蚌埠乘小木船到了新马桥,并在淮北、寿县,定远西南拐 一带漂泊,继续他的寻党之路。 (李奉三(前排中)和安徽 省方志办同事留影)在安徽奉献自己的一生 38 年后, 负责苏皖抗日游击的新四军逐渐公开化, 李奉三才 在定远遇见曾经参与的。 自此之后,李奉三一直在安徽从事抗日的敌后游击工作,正 是因为对定远的熟悉, 在定远的活动如鱼得水, 解放战争后, 因为对皖北的熟悉,在安徽行省建立后,李奉三就在凤阳县 担任了新中国的第一人县长。凤阳任职时,作风朴实,平易 近人,关心干部,关心群众。他为人豪爽侠义、有胆识,工 作中坚持走群众路线,坚持原则,作风特别好,从不摆 老党员、老同志的架子。干部、百姓遇到大事小事都乐意去 找李县长。因而他在凤阳工作期间,群众基础扎实,口碑非 常好。1953 年全国在干部队伍中开展了反贪污、反浪费, 反对官僚主义的“三反”运动。由于受到党内部分人的排挤, 个别领导罗列了许多不实之词,李奉三被打成了“老虎”。在 冤屈面前他没有倒下,而是挺直腰杆坚持说理斗争,力排那 些强加给他的不实之词。后来在安徽省省长黄岩,省政府秘 书长郑抱真两同志的直接干预下,才还李奉三同志一个清白, 并把他调至省委部任工商处长。1966 年,文化大 在全国展开,铺天盖地的派们,疯狂地冲击着中国的经 济、文化、思想等各个领域,新中国经历着一场史无前例的 灾难,时任省方志办副主任的李奉三同志敏锐地感到这场运 动后果的严重性,他忧心忡忡地说:“文化大这样下去, 真有的危险。”但,随着学校停课,工厂停产, 一切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夺权”的浪潮一浪盖过一浪, 1967 年无奈的李奉三万般无奈地带着正在合肥八中读书的 儿子李克强从省城回到了故乡定远九梓集乡。 (李奉三的诗) 严于律己,影响了李克强的青年时代年仅 12 岁的儿子李克 强随父从合肥回到家乡定远九梓公社后,看到农村变化很小, 没有电灯,道路泥泞的情景,远不如省城合肥。李奉三就教 导克强说:“农村条件不如省城,你们这一代担负着改变农村 面貌的责任,要叫农村也电灯、电话、楼上楼下,出门坐汽 车,吃水自流化……”那时的李克强也十分懂事,从合肥背了 一包书来家,趁着暑假如饥似渴地复习功课。家里条件差, 上午他躲在西山墙下看书,下午又转到东山墙下看书,中午 热了他跑到塘里“拐”个澡,凉快一下,上来继续看书。李克 强从做知青,父亲从没有为他说过情,即便是 1977 年,高 考开放,李克强凭借着自己的努力考上,也没有凭着父亲的 资本去上工农兵大学。李奉三同志对自己亲生子女严格要求, 对侄儿侄女们的上成长也相当关注。1963 年他的二侄 子李克文(当时是大队)到合肥去看望奉三同志,临去 前,另一位大队杨开顺同志有一块手表坏了,请克文捎 到合肥修一下,克文便顺手带到手腕上。中午吃饭时被奉三 同志看到了,便追问克文手上带的是什么?克文说是杨 的一块坏表叫我带到合肥来修的。他不信,克文捋起袖子把 手伸给他看。奉三看看、听听,果然是块不跑的坏家伙。他 对克文说,大队也算一个官吧,记住为官者清廉是第一 位的,你廉政为民,百姓才服你、信你。在李奉三的悉心教 育下,他的子女都能勤奋学习,努力工作,如今他们都在自 己的岗位上默默地为中国的事业做着自己的贡献。其次 子李克强, 正是如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 1999 年, 这个为人民奉献了一生的老前辈去世了,但他的音容相貌一 定还留在所有人的心里。

上一篇:上海领导力口才培训当众讲话、人际沟通、销售口才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