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乡愁本地
【城事】焦作85后小伙雕刻“乡愁”巧手艺玩出大名堂!
更新时间:2019-08-04 11:04:22 点击数:210 来源:本站

  作为一个农民根雕艺术家,李丰小老弟在我市民间艺术圈的名气还是不小的。”我市知名文化人许小平向记者推荐。

  近日,当记者跟随许小平来到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苏家作乡北石涧村的李丰根雕工作室时,满屋子的根雕艺术爱好者印证了这个说法。

  进屋见到李丰,这个“85后”的小伙子身材颀长,满脸喜相。工作室里,硕大的柏树根茶台前高朋满座,博古架上摆满了根雕作品,琳琅满目,香气袭人。

  “上中学时,我酷爱绘画,就报了美术专业培训班。就是那个时候,我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贵人——美术老师靳大明。”李丰说,“靳老师家住王封,是靳尚谊大师的本家侄子。”

  初次看到李丰的绘画习作后,靳大明问他:“你家里谁是学美术的?”李丰直言:“没有。”老师又问:“有没有能工巧匠?”李丰答:“爷爷和父亲都是木匠。”老师“哦”了一声后说:“那就对了,难怪你的画这么有灵性。”

  2007年,李丰顺利考上某师范学院美术与艺术设计学院。大一时,他就寻思着开办一家面向社会的绘画培训班,并询问在老家做生意的叔叔能不能这么干。叔叔痛快地回答:“勤工俭学,我支持你!”

  “培训班越办越火,名气越来越大,最多时有400多名学生,想不到生意有这么好。”李丰说,“作为一名农村出来的穷孩子,一下子有钱了,那个兴奋劲可想而知。我买了辆宝马车,天天香车美女,美得不亦乐乎。”

  学生多了,“队伍”就不好带了。有一次,李丰带着100多名学生外出写生,尽管千叮咛万嘱咐,没想到还是出了事:两名学生不听劝阻贸然涉水,被湍急的河水冲走,虽经抢救,仍一死一伤。

  结果是:美术培训班立即解散,退还学生学费,香车出售,美女分手,赔偿事故善后款170余万元……李丰偃旗息鼓,打道回府。

  这么大的人生打击,搁在别人身上,可能一辈子也爬不起来了。李丰说,多亏恩师靳大明的鼓励,他又一次振作起来。

  “那段时间,靳老师不断给我打气,陪着我到全国各地游历,寄情山水,广开眼界,增加见识,考察市场。”李丰说。

  考察中,李丰敏锐地发现,随着物质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人民群众对文化生活的需求日益增长,根雕艺术市场前景看好。

  2013年,李丰开始涉足根雕创作。“我在市区租了个小门店,自己购些原料回来加工,然后拿到解放区上白作星期天市场出售。”回忆起那段最艰苦的岁月,李丰不堪回首,“刚开始时,由于名气不够,产品销路不好,我常常连饭钱都挣不回来。有时全凭做一些手串儿、把件儿换口饭吃,根本谈不上艺术创作。”

  直到有一天,李丰遇到了生命中的第二个贵人——一位来自北京的根雕经销商。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经销商一眼相中了李丰的手艺和才气,俩人一拍即合,合资成立了一家公司,李丰专职负责设计和加工,按协议价格提供给这位朋友,由其负责外销。

  “刚开始时我雇了3个工人,由我设计,工人干活,实行计件工资,每件200元至300元,加上原料、水电费等,每件成本在800元上下,拿到市场上标价2800元。”李丰尝到了社会分工的甜头,“最多的时候我雇了37名工人,分设计、生产、仓储、运输、财务核算和生产管理等岗位,生产和销售形势非常喜人。”

  许小平解释:“当时的大背景是,星期天市场已经发展成为华北地区甚至全国最大的崖柏交易市场,有七八百家崖柏经销商云集我市。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有些不法商贩见利忘义,违法经营湿料,也就是盗伐国家名贵林木,破坏生态环境。”

  “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李丰苦笑道,“适宜根雕的原料只能是干料,包括陈化料、骨料、石化料,经营这些干料国家是不禁止的。另外,行家也是拒绝湿料的,因为湿料不但容易生虫、变形,还不好雕刻。可是一旦出现违法行为,相关管理部门必须对整个市场进行规范,这样就难免发生‘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情况。”

  于是,李丰解散了与朋友合开的公司,关掉了市内的根雕作坊,在家乡选择一处废弃的饲养场,继续着自己的艺术梦想。

  2016年年初,李丰的一件根雕作品以6000元的价格卖到省城,这是他第一件单价卖得比较好的作品,着实让他高兴了一番。

  这下子可把血气方刚的李丰惹火了,他转身到厨房拎来一把斧头,问买家:“你说这件作品哪点让你不满意?”

  几天后,反映太行大峡谷山民生活的根雕作品《太行人家》浴火重生。那三斧痕迹如鬼斧神工,构成断崖险壑,一座石屋小院跃然崖上,牧童放牛,毛驴拉磨,鸡鸣狗吠,炊烟袅袅……

  这件作品,二进省城。李丰执意要白送给那位买家,对方不敢接受,最后以8.6万元的高价被另一位买家收藏。

  2016年5月,李丰赴深圳市宝安区参加首届“凤凰杯”崖柏艺术展。开展第一天,李丰把自己一件刻画陕北小院的作品标价2.8万元,待把参展的所有作品浏览一遍后,他发现自己的东西不比别人差,就把标价改成了5.8万元。结果,这件作品被一位买家看中,一番讨价还价后,以2.8万元成交。

  后来,这位买家又陆续买了李丰一些作品,一来二去,彼此成了朋友,李丰才知道这位朋友是一位身家亿万的富商。这位朋友曾私下问李丰:“你去过我陕北的老家吗?”李丰摇头否认。

  “那你怎么把我老家的小院刻画得那么像,连我小时候趴在碾盘上写作业的画面都刻上去了。”朋友大惑不解,由衷感叹,“我当时想,别说5.8万元,你就是开价58万元,我也会考虑拿下你这件作品!”

  后来,李丰听别人说,这位身家亿万的富商朋友居然把陕北老家的小院拆了,整个搬迁到南方重建,给年事已高的父母居住,以慰藉他们的思乡之情。

  “目前,我虽然生活富足,但创作思想似乎没有以前活跃了。”李丰直言,他当前的主要任务是招收徒弟,想办法把根雕技艺传承下去。

  据李丰讲,他前后共收了50多个徒弟,其中投了拜师帖并得到他的回徒帖的只有五六个。这些投了帖子的入门,是要按老规矩“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

  记者对这种传统的师承方式表示赞同,并建议李丰像当年办美术培训班一样开班授课,以吸引退休的老同志前来学习根雕技艺。随着老年社会的到来,老同志们的文化需求愈加广泛,这个市场是很大的。

  许小平见状,灵机一动:“报社不但有场地,还能做广告宣传,而且焦作晚报的读者中有不少老同志,报社还能帮学员展示和出售作品,你为何不去报社办班?”

上一篇:《乡愁》艺术特点

下一篇:名家乡愁的散文